一連三天,太陽碩大無比,彷若正悄悄接近地球。
 颱風自南台灣經過,不敲門,卻將雲氣一口氣拉走,成為旋臂中的一段分支。
 青空無雲。所見的太陽比平常巨大,想要做一個簡單的描述,卻無法具體指認圓周的範圍究竟要用幾個指頭才能遮去。伸手只能遮陽,無法衡量。

 早上上班,自西一逕向東,斜插下來的光連巷弄的遮陽棚都無用,瞇著眼,閃躲買菜的阿嬤。阿嬤的身影模糊如霧影。下班,原路返回西邊,西照日又來跟眼睛打招呼,紅綠燈不清楚,車距乎遠乎近。好幾次想要端詳他究竟大到什麼程度,光箭狠狠地刺著眼睛,完全無法張開。心裡直覺這傢伙不僅正面,連屁股都火辣得很。
 一連三天,猛流汗的上下班路段,一出冷氣房就像烤魷魚的炙燙。

Posted by langly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

眼看著似乎就快完結了,但是新的問題卻不斷產生。
 包括對於現狀的無奈。
 然後就像是某些板橋的日子,任性以及悔恨當中打轉。
 其實有很多事情應該要開始,但是卻溺在結束的當下,那種鬆開卻找不回的感覺。
我很知道,所以痛恨。

Posted by langly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

讀瘂弦之必要—《瘂弦詩集》

書名:《瘂弦詩集》

作者:瘂弦

類別:現代詩

Posted by langly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

   先打預防針,我不太確定選前幾天可不可以做民調,只知道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53條「政黨及任何人自選舉公告發布之日起至投票日十日前所為有關候選人或選民意調查資料之發布,應載明負責調查單位或主持人、辦理時間、抽樣方式、母體及樣本數、經費來源及誤差值。政黨及任何人於投票日前十日起至投票時間截止前,不得以任何方式,發布有關候選人或選舉之民意調查資料,亦不得加以報導、散布、評論或引述。
 引起我懷疑的點是我說:「你這是民調嗎?」訪問的小姐都趕快避開,說「不是」。這讓我想瞭解相關規定。
    不過我很肯定這個就是民調,因為即便問題都在「中心」旁邊敲敲打打,我還是很清楚他的問題意識,他只要根據訪問結果歸納一下,調查的內容就呼之欲出了。沒辦法,學文批的就是這樣,抓住作者的字句就可以猛打,就像發現死穴直戳一樣。
    回到正題吧!「研究中心」真是一塊好招牌,打著這樣的單位,可以打電話到某選區的家裡做「假研究真民調」。對方是「政情和選舉研究中心」(如果這是官網還真陽春),為著鹿港鎮長的補選來電話。這個單位是國民黨下的組織(報導),而接到電話的不只我,還有一些朋友。事實上我這是接第二次,第一次懶得甩他,再來一次,就想知道他問的內容了。第一次打來的時候,對方說是要做研究,但是並沒有針對「鹿港鎮長」補選做說明。他堅持要設籍鹿港的才能回答問題,否則一點都不能透露,這讓我很不滿,就掛電話了。
    又來一次,玩心就起了,不套個內容怎行?除了先問戶籍,還問有投票權的人數,這個大概就是在估票吧!虛應故事之後他們要「最年輕」的回答問題,這個就是要針對年輕人做一個調查,也許是年輕人不好買,也許是年輕人跟他們這些打滾久的比較有距離,不易掌握選票。於是我開始探聽問題,內容包括「收看電視頻道的選擇」、「知不知道瑪纓玖的副手是誰」、「認不認識藍綠雙方候選人,以及對他們的印象」、「會不會去投票,比較想投給誰」、「主要政黨的偏向」、「絕對不選的黨」、「區長的表現如何」等等,基本上都是給虛的回答,呼哢個「不知道耶,沒研究,沒看電視,不認識」,比較實際的回答就是「馬區長沙克斯,非常不滿意」,還有本人失業中。(小姐:喔,您說是待業中嗎?)

Posted by langly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

  • Apr 19 Thu 2012 12:03
  • 北漂

 多年前在大尾的課堂上,寫過一篇散文「重遊」,是將鹿港當成客體,而我自臺北回到鹿港,重新審視故鄉。而這次的狀況完全顛倒,出發及重遊的地點調換,雙城故事不斷地纏繞,大概就是我目前的狀況。
 這次的旅程是從大雨的夜開始,熟悉的濕度連抱怨都沖得很淡,讓我得以重新看著這座龐大的城市。車流穿梭如雨不停,城市的地圖在車子熱完後,重新打開,自動導航建立路線,北城的空間感附魂而上。情感再淡薄,路線的訓練並不會因此被遺忘,或著說還不到遺忘的時候。
 像是出差又像是旅遊,有嚴肅的資料搜尋,也有愉快的約會,人群是北城最棒的景點。換過幾個寄居地,對於山林始終有難忘的感覺。冷的霧搭配一點雨絲及黑風,就可以是遐思的黑森林。來一點回聲值很高的蛙鳴,不知名的吼嘯聲,再以明亮的鳥鳴聲開場,熱鬧而清爽的夜晚讓身體擁有最大的愉悅,在精神進入睡眠流程而隱遁的時段,細胞共鳴,帶出醇美的激素讓精神沈入更深的腦海。然而日間的日光總是缺乏,雨則相對取代城市風景,成為閒散步伐的阻礙者。我的林間小屋還沒來,他只能是某一處山腰中的幻影。
 終究是一個暫留的城市,即便曾定居過。這一片住宅總也帶著僵硬的外觀,如果沒有內在的燈火,文化的散發,城鎮高樓只是紀念某人的神主牌,紀念某些虛幻的驕傲。如同那半朽的豪華住宅區,這片城區會不會終究失去光澤,壁癌處處?
 不常落雨的鹿港也涔涔滴。我帶著水氣回來,是為了延長對於臺北的感覺,還是有什麼思念飄了過來?和室的窗邊有柔暖的床鋪,床鋪旁邊是緊實的書桌,以及一顆黃燈泡。

Posted by langly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

在清領時期,開墾的先民爭水爭地,靠的都是宗族的力量、外交的手段,政治與談判幾乎是免不了的。然而現在處於相對文明與法治的社會,為什麼關心身邊的政治,卻變得如此遙遠?「不要管政治」成為長輩在討論政治後的口頭禪。為什麼差距會如此大呢?

我想,政治傷痕導致的原因是最佳的詮釋。日本時代以來,關心社會而衝撞體制的知識份子被監禁;而白色恐怖期間,社會中堅與菁英更是連「莫須有」的罪狀都沒有,便遭到無情地屠戮。在閃躲強權暴力的驅使下,只好埋頭在實用的工作,醫生、律師、教師成為最熱門的行業,近來更是強調鐵飯碗的重要,賺大錢,如何長久地賺大錢成為未來思考的唯一取向。但是這些行業卻都不是能碰觸統治階層,為社會不公義發聲的工作,只能累積名聲和金錢。

多年來,由於放任KMT一黨獨大,遂行其專擅的統治理念,讓KMT成為一隻纏繞國家的巨獸。過去的歷史無法改變,如果當下重回戒嚴,我想大家依然會選擇噤聲。然而現在已是自由民主社會,大家正重新學習自由民主,但是這些觀念在過去的陋習下,似乎永遠再也記不得學不會了,連簡單的政治抉都擇無法清清白白地以個人判斷完成,夾雜太多的金錢與意識型態。這大概就是歷史的包袱與共業吧!沒有了核心價值,民主與自由就只是美麗的口號。

那現在為什麼還是叫我們不要碰政治?明明我們都有參政權,社會也不像過去專制、恐怖,我們應該去進入國會,為自己的家園付出,致力於詰詢恐龍官員,阻止其他議員制訂圖利單方面的法案。但我們依舊不被支持,為什麼?政治為某些「清流」所鄙,自由地發聲卻成為「亂源」。和MMM討論,總合了以下觀點。

年輕人容易太衝,如太正直就不願妥協,不願跟著骯髒,政治路上容易被封殺,被封殺之後抑鬱不得志卻又相信自己是對的,就可能就會變得怨天尤人,沒辦法正視社會的情狀而以適當的方法加以改變。再者,如果打定主意要當個政客,如果沒有背景,財團、大老也不會幫助你瓜分既有市場。政治世家因為有家族的庇護,如果犯了錯也很容易被河蟹掉沒事,比較不會有封殺的狀況,更何況家族政治多偏向謀求家族利益,要變清流太難了,反而容易造成家族不合,導致下次選舉增加變數。在親人上,永遠有些事會依順的。如果真要參政,江湖一點是免不了的,在那種地方,也許很難有絕對的黑跟白,絕不是一廂情願就能做事。如果你得面對自己理念被打折的狀況,只為了更靠近終極理念一點,你願不願意呢?

Posted by langly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引用(0) 人氣()

  • Oct 06 Thu 2011 21:54
  • 相食

吃飯時,看看報紙是第一選擇,運動版又是優先抽出的版面。但是今天沒有運動版,好吧,看一下「準晶體」是什麼東西,彭于晏好像也不錯,《翻滾吧!阿信 》是一部很好看的電影,真虧他體格、體操能練成這樣,都可以出國比賽了吧!

然後是貓咪相食的新聞。

飼主拋棄貓咪,房東也不趕人察看,結果十幾隻貓就在房間裡,求生存。順著方框照片及文字的藤蔓,我彷彿到了現場,看到慘不忍睹的場面,聞到一輩子都不想回憶的氣味。嘴邊的扣肉依然滑嫩,但是胃裡卻開始翻攪著,像是消化不了油膩的肥脂,絞阿轉阿。

Posted by langly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引用(0) 人氣()

每年都是在颱風過後,感覺入秋的涼意。
今天也在中午一場雨後,轉涼,一整個下午直至晚上。回到萬物俱縮小的套房,沒有了儲存一整個下午的悶熱,夜風也從窗子偷偷溜進來——早些日子是怎麼招、抽都不肯來探望我,放棄強求後,他就願意分享自己。
不過我覺得夏天應該還沒過去,連尾巴都不是。
或著這只是我還不想邁向年底的無謂掙扎?

Posted by langly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

動物們決定

決定讓相機成為絕對的敘述者

世界停滯,沒有語言寫在耳朵之外

光線透入杉林  飄出綠色的霧氣

模糊了大地低沈的呼吸

Posted by langly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

看《愛情藥不藥》預告時,以為是個「不行」的男人在選擇要不要服用威而鋼來維繫愛情,然後劇情就繞著靈肉的掙扎前進。顯然不是這樣的。當然我沒有打算討論翻譯,不過Love& Other Drugs應該可以翻譯成別的。這樣的片名是否意味愛情也是一種Drug,或著是治療疾病的心靈解藥?

和大多數的愛情劇一樣,這是充滿希望的片子,歌頌著愛情的偉大。「真愛」可以扭轉世界,改變一個人的思維,進而無視醜陋的未來。好了,基本上我已經講完。還有什麼疑問嗎?噢,好吧,背景就是一個藥品推銷商的愛情故事,透過這樣的背景,也許我們可以見到藥品產銷的競爭,以及醫藥體系不為人知的敗德與偽善。這樣的反差,襯托出男女主角愛情的可貴。

就這樣嗎?等等。

Posted by langly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引用(0) 人氣()

「你晚上要做什麼?」
「沒事阿。」
「想點事情來做吧!」
「泡溫泉、撞球、保齡球、午夜場電影、漫畫店、逛夜市、KTV。」我說。
「合歡山?」

Posted by langly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

從跨年注意線開始,天空就一直是清澈的藍。配合冬天的冰冷的氣息,那種高遠而遼闊的藍色更是讓人直打哆嗦,拉緊圍巾;但是相對的,心情也是清澈的。神奇的跑文時間,只要一抬頭就會發現日頭在難以查知的狀況下,化成時鐘,繞著地球如指針擺動,朋友間關於跨年的討論發出喀答喀答的聲音。

十一點四十五,移動往福和橋上,也已經連續好幾年在福和橋上看煙和火。今年的煙火由蔡阿炮設計,事前在新聞看過設計電腦稿,覺得是可以去看看的。在金錢大樓以南,雖然仍然擺脫不了煙霧,不過配上燈光的運用,的確比往年活潑,雖然傳說中的金龍只在煙霧中若隱若現,不見首也不見尾,但是提取人氣也是新年的儀式之一。

看完ROC100,驅車前往舊香居,外套真的很夠力,所以雖然號稱五、六度,但是沒有感覺很冷,當然沒有戴手套的手例外。早已經打定主意要去舊香居喝紅酒,和大家打過招呼後也就不客氣地把所有種類都喝過一杯。自從KULA帶我進舊香居之後,跨年活動已經連去了三年。第一年只是去撿他回家,第二年和L去沾一下醬油,第三年,嗯,似乎還為了載酷拉而被拍下超速。今年酷拉去宜蘭縣文化局拉褲子,幫我認識ENNO和他老爸。很不人道地,替代役元旦還要去蘭博支援,所以今年只能由我幫他去舊香居領取大家的笑語和祝福,然後沒收獨吞。

Posted by langly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引用(0) 人氣()

疼痛向我說聲早安

嘰哩喀啦的脊骨在台北醒來

在法國,巴黎小姐剛熄燈多久?

換算的時間恰可以熟兩張蛋餅

我決定等鐵塔下雞啼

Posted by langly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

在昨夜夢境的浪潮之後

慎獨的君子刷著唯一的被單

趁著午後  曝曬多餘的慾望

雨季的陽光像大樓縫隙間的天際

珍貴而不可錯失

Posted by langly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

  • Oct 01 Fri 2010 02:22
  • 長大

兩人份的日子讓冰箱長高

多一格冰櫃凍壞我們

來不及再長成三門的冰櫥

沒有果菜室,多彩的水果拼盤

剩下發酸的紅酒瓶

Posted by langly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

You haven’t logged in yet, please use guest status to leave message. You can also log in with above service account and leave message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Please input verification code on left:

Cannot understand, change to another image

請輸入驗證碼